• <optgroup id="c6g20"></optgroup>
    <ol id="c6g20"></ol>
  • <optgroup id="c6g20"></optgroup>
    1. 中国工程师热带雨林历险 随时都要有颗“大心脏”

      2019-05-03 07:21 环球网

        在巴西工作的中国工程师告诉我,亚马逊丛林是一个和我们日常生活的世界完全不同的地方,在国内几乎找不到什么可以类比的区域。所以,这里什么邪门儿的事儿都可能发生。比如,在咱们中国,传说中的闹鬼通常要等到半夜,而这里,大白天的,鬼魅就可能突然出现在你的背后。

        当试伐的第一棵树倒下的时候,阳光仿佛利剑一般从那棵树原来的位置上空笔直地照射到了大家的身上,雨林里一下子明亮了许多。峰林正在面对面地和另一名工程师说话,对方的瞳仁一下子变亮了,让他清晰地感觉到了光线的变化。

        然而,也正是在这一瞬间,对方脸上的肌肉却骤然抽搐起来,表情变得十分古怪,嘴里不知在叫着什么。峰林根本没听到他的话,因为从对方的瞳仁反光里,他看到自己背后的上方,一头似人非人,似兽非兽的怪物正悄然从树上倒悬而下,从上向下凝视着自己跃跃欲试,双臂张开,几寸长的利爪闪着白光,几乎就在他的头顶。

        那一瞬间,峰林觉得血液几乎凝固。

      跋涉在雨淋之中,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盯着你,侧身一看,一条大蜥蜴趴在倒伏的树干或者近在咫尺的石头上,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你,这样的事情对在巴西丛林中工作过的中国工程师来说,根本不是新鲜事,也吓不倒他们 – 蜥蜴是和平的动物,它们就是喜欢看着你,跟刚刚改革开放时围观外宾的中国人一样

        遇到个一米长的大蜥蜴都不当回事儿,能吓到他们的事情,一定不一般

        峰林看上去文质彬彬,有着一张典型南方人的面孔,他是国网巴西控股公司(State Grid Brazil Holding S.A)的员工,他的那次奇遇发生在进入雨林工作初期,还好最后幸运地毫发无伤。国网是中资国家电网公司的简称,在巴西是个很受尊敬的公司。

        到圣保罗的那天夜晚,同事拍了一张照片,俯瞰满城的万家灯火。

      夜空下的圣保罗 (摄影:环球老丁)

        这张照片如此美丽,以至于拿给国网巴西控股公司的总经理常忠蛟先生看时,或许没想到每天都见到的城市还有这么一面,他也有一丝惊讶。这时候,同行的朋友说道:“这是圣保罗给我们国网建的非物质纪念碑。”

          

        这就解释了国网在巴西为什么颇受尊敬,圣保罗三分之一的电就是他们提供的。如果他们哪天集体忘了上班,估计巴西总统都会睡不好觉。

      国网是巴西境内中规模最大,产出和盈利最多,社会影响最大的中资公司之一

        然而,这受尊敬的背后,甘苦却是一言难尽。巴西是个水电资源丰富的国家,电力基本来自于这种干净的能源。但是,它的人口主要集中在东南部的里约热内卢,圣保罗等地,而巴西最大的水电资源 – 世界第一大河亚马逊河却在该国北部,新开发的水电站基本在这里。所以,国网公司便必须承担纵贯巴西南北的输电工程。

        这可不是说说那么简单,巴西是南半球最大的国家,国土面积八百多万平方公里,这样的输电工程规模庞大。以峰林当时正在建设的美丽山二期输电工程而言,从西北部的美丽山水电站到东南部的里约热内卢,整个工程长度两千五百公里,几乎是乌鲁木齐到深圳的距离,而这么漫长的线路,有一半要穿过令人生畏的亚马逊丛林 – 这是世界上最大的热带雨林,人称地球之肺。

      巴西的亚马逊丛林地区,装四个法国不成问题

        那是一个极端值得自豪,又极端艰苦的工程。国网是一家中资公司,但在巴西执行的是典型的本地化政策,所以员工里面中国员工只有大约百分之十,但遇到艰险的时候,不能不说,这百分之十吃苦耐劳的中国员工,总是国网巴西控股公司董事长蔡鸿贤手中最值得信任的王牌。

            

        关系到里约热内卢的用电缺口能不能补上,美丽山二期是巴西举国关注的工程,最终交给了一家中资公司独立完成,国网的压力可想而知。尽管有完成美丽山一期的经验,但由于二期线路的长度远超一期,而且送电方向不同,整个方案还是全新的。为了打赢这一仗,蔡老总把所有的王牌统统打出去了,连峰林这样在公关部的也责无旁贷 – 事实上在招聘的时候,国网应该就早有这方面的考虑,每个中方职工别管平时是干什么的,个个都有深厚的技术背景,这让他们在关键时刻谁都能投入到一线中独当一面。

        技术方面中国工程师永远充满自信,但对峰林来说,进入雨林可不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来巴西的时间不短,但很长一段他都是在里约热内卢,一个和神户差不多的现代化滨海大城市,这里可是和丛林完全不同的环境。别说是他,与他一起进入丛林的巴西员工,如果不是当地人,第一次遇到军团狂放的丛林蚊子军团,也曾几乎被叮得溃不成军。

        还好中国工程师早就习惯了在完全不同的环境中生存和工作,几天下来,峰林也算适应过来。反正在丛林中作业这么久,中国工程师一直平安无事,倒是某个粗枝大叶的巴西员工不听劝阻,擅自下河游泳出了险情,还得我们去救他。巴西员工不能适应当地情况不奇怪,巴西这地方也太大了。这相当于你把一个海南岛土生土长的工程师一个猛子调到喜马拉雅山,头几天他不抓瞎才是怪事。里约和亚马逊情况根本不同,巴西人自己也要适应。

      热带雨林中的大鸟展翅 (摄影:常忠蛟)

        要峰林自己说,这里条件也不算太坏,风景还挺美的。常总到一线看现场,顺手拍几张飞禽走兽,让北京来的记者看见,个个抢着要,说每一张都能做杂志封面的。至于困难,不就是树林子嘛,树密集一点,旱季雨季区别大一点,手机永远没信号,食人鱼多一点,偶尔出来个美洲豹什么的……

      美洲豹,南美最大的猫科猛兽,在美丽山二期工程中,国网的员工跟它邂逅可不是一回两回的,也没谁被它叼走过

        “等等,这还叫条件也不算太坏吗?” 我是在到美丽山二期工程输电换流变站采访的时候,遇到的峰林,听他讲述在丛林中经历,听到这儿觉得有点儿吃不住劲儿了 – 食人鱼多一点这种地方也能算条件也不算太坏吗?中国人的大心脏我算是有体会了。最好还是转换话题吧,“丛林里,真的像你说的那么诡异?”

        “当然。”峰林回答得言简意赅。

        “比如说……”老萨追问。

        “比如说猫头鹰吧……”峰林回答道。

        “猫头鹰?这玩意儿有什么诡异的?就是北京郊区也能见着啊,有什么新鲜的呢?”说到这儿,老萨打住了,因为我觉得峰林的表情本身就很诡异,他遇到的猫头鹰一定有点儿不对劲儿。

        “猫头鹰不是奇怪的动物,”峰林慢条斯理地答道,“可是只有树叶那么大的猫头鹰呢?”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

      香港最快开奖直播开奖结果-香港最快开奖直播室-香港最快开奖直播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