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c6g20"></optgroup>
    <ol id="c6g20"></ol>
  • <optgroup id="c6g20"></optgroup>
    1. “美丽的皇后也无法参加仪式”,日本的选票政治就是这么真实

      2019-05-02 09:04 环球时报新媒体

        2019 年 5 月 1 日上午 10 点半,日本新天皇德仁参加了自己作为天皇的第一个公开仪式“剑玺等承继之仪”,宣告天皇正式即位。

        5月1日,在日本东京,日本德仁天皇(左三)出席即位仪式。新华社发(日本宫内厅供图)

        值得注意的是,整个时长 9 分钟的仪式上,没有一位日本皇族女性出席典礼,除去德仁天皇(59 岁)本人以外,只有他的弟弟秋筱宫文仁亲王(56 岁)、叔叔常陆宫正仁亲王(83 岁)两位成年男性皇族参与典礼,气氛颇为冷清。反而是台下站着一位女性参与者,即目前安倍内阁的地方创生担当大臣片山五月,这也是日本立宪以来第一位参与天皇即位仪式的女性成员。

        安倍身边的人都能参加天皇即位,皇后却不能参加,这听起来确是个天方夜谭的事情。

        早在今年3月,日本政府就已经明文禁止女性皇族参加宣告天皇即位的“剑玺等承继之仪”。由于日本宪法规定皇族成员必须遵守政府与国会的要求,所有女性皇族便彻底被排斥在外。包括新皇后雅子在内的皇族女性在10点半都没有进入皇居宫殿,而是在“剑玺等承继之仪”结束以后,才陆续从现居住地赤坂地区乘车前往皇居,参加11点半开始的“即位后朝见之仪”。

        笔者在东京街头等待女性皇族车队路过的时候,也听到有人抱怨:“为什么这么美丽的皇后也不能从一开始就参加仪式呢”?

        从官方说法来看,日本《皇室典范》明确规定只有“男系男子”拥有皇位继承权,通俗来说就是必须要拥有皇室传承千年的Y染色体。但由于日本皇室男性成员急剧减少,早在2005年前后,日本舆论就开始探讨是否应该允许出现女性天皇(即女性皇族就任天皇)、甚至是女系天皇(即女性皇族的孩子就任天皇)。2006年,秋筱宫文仁亲王的儿子悠仁亲王诞生,打断了讨论进程,问题就一直悬而未决。

        那么究竟女性皇族应不应该拥有皇位继承权?自民党与首相安倍晋三本人都持否定态度。毕竟在现阶段,女性皇族不但无法拥有继承权,也同样没有独立的“宫号”(即象征独立成家),这些问题之间具有联动效应。一旦给了继承权却不给“宫号”,那么必然会遭到国会诘责;但一旦充分放开限制,那么《皇室典范》几乎就要重写,无疑会造成舆论地震。然而,自民党的主要票仓是保守派,对于“女性天皇”与“女系天皇”都甚为反感,那么修改《皇室典范》很可能会损失选票。大费周章又没有十足利益,经验老道的安倍晋三自然要展示出“尊重传统”的一面:1989 年明仁天皇即位时就没有女性参加,那么这一次自然也不能有,以表示政府对于“女性天皇”的否定态度。

        问题在于,以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与她的子孙为代表,很多拥有君主的发达国家都承认女王以及女王世系继承王位,日本作为发达国家却依然坚持“男系男性”这套惯例,甚至不允许女性参加重要的天皇即位仪式,确实让人感觉思想观念落后。安倍晋三的一意孤行不但不符合国际潮流,也不符合日本大多数国民的希望:4月12日,时事通讯社一份调查结果显示,69.8%的受访者认为应允许女性继承皇位。

        更重要的是,拒绝“女性天皇”也为安倍晋三推行的”男女共同参画社会”计划投下阴影。日本社会里,女性的社会地位长期低于男性,无论在就职、升职乃至收入方面都显著存在歧视,使得日本女性的社会参与度不高。安倍晋三内阁组建以来,加强“女性活跃度”一直都是其推行的重要政策改革之一,但也同样由于保守派的反对,至今“男女平等”的基础议题,即允许“夫妇别姓”(女性结婚后可以保留自己姓氏)却依然难以完成,再加上这次不允许女性皇族参加即位仪式,那么安倍内阁是否有诚意实现“男女共同参画社会”就备受质疑。某种意义上,保守派既成为安倍晋三能够连续执政的政治资源,也成为让他无法推行有利于日本的改革的阻力。

        那么到底如何一边取悦于保守派,一边又能完成自己承诺的改革呢?安倍晋三近来似乎把目光投向了德仁天皇。德仁天皇早在皇太子时期的 2004 年,就曾批评过日本舆论界只关注皇太子妃雅子(雅子皇后)是否“生男孩”的行为,甚至认为日本舆论“否定”雅子皇后的“人格”在,这番尖锐的批评明显体现出他希望更多发挥女性皇族的作用。如果能获得保守派不能不尊重的天皇背书,那么安倍晋三身上的压力也会小很多。

        事实上,在德仁天皇尚未继任的2019年2 月 22 日与3 月 29 日,安倍晋三两度向他汇报国际时事与国务工作,在旧天皇还在位时专程面见新天皇,这种现象在日本现代史上绝无仅有。那么未来安倍内阁会不会以德仁亲王作为自己重要的背书,力求完成自己承诺的“女性活跃”改革计划,确实是一个很值得关注的焦点问题。

        起码从本次日本政府不愿意让女性皇族出席即位仪式来看,日本距离真正意义上的“男女平等”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责编:王怡
      分享:

      推荐阅读

      香港最快开奖直播开奖结果-香港最快开奖直播室-香港最快开奖直播现场